天猫遭遇反攻 家居卖场:线上线下价格须一致

  上海家具行业协会秘书长徐关荣告诉记者,家居卖场今年日子不好过,上海家具行业整体销售规模下滑了将近10%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电子商务要求线下商户安装POS机,为线上销售做嫁衣,这显然是不公平的。“像吉盛伟邦、红星美凯龙、居然之家等都以收租金为盈利模式,一旦商户线上销售增长,从线上到线下形成‘消费闭环’,这些企业很可能会将线下作为体验店,减少店铺数量,从而影响卖场的出租率。”

  这一观点得到业内人士的认可,吉盛伟邦上海地区一位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电子商务的出现对于零售业的冲击,其直接导致的结果可能就是品牌在线下收缩战线,只是将线下作为体验店,更注重线上销售。因此,实体卖场当然不愿意利益遭分割。

  事实上,除了短期的销售下滑,在徐关荣看来,天猫“双十一”营销更重要的目的在于培养消费习惯。“几年前,很多中老年人对网购是什么都不清楚,但几轮‘双十一’下来,他们的消费习惯已经被改变,对于家居行业也是如此,当越来越多的市民转变购物习惯,转战网络时,实体店的销售将更加疲软。”

  来自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调查数据显示,电子商务正成为造成家居卖场销售被分流的一个重要因素。2012年,国内家居电商销售额490亿元,占电商销售总额的4.5%。预计5年内,该行业的零售额至少有40%会在线上完成。“一些实体卖场也在转型电商,但单个卖场的流量毕竟比不过平台。”徐关荣说。

  对于卖场方面的集体抗争,记者昨天联系了两家天猫家装企业官方旗舰店,但其负责人均以问题敏感为由婉拒采访。另一位不愿具名的B店卖家透露,在当事双方的施压下,“寄人篱下”的企业一方往往敢怒不敢言。

  作为天猫家装O2O项目的参与方,彭海亮披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:今年7月,天猫来其公司商讨家装O2O模式;8月,签订业务合同;9月,正式收到支付宝POS机并投入使用;10月,红星内部传出的微信公开封杀天猫O2O业务;11月初,天猫迫于压力终止该项目。

  在卖场雷厉风行“说不”后,企业们的心态大多复杂。“明明没有能力喂饱卖场内的家居品牌,各大卖场人流惨淡,众多家居品牌在其中苦苦挣扎,而卖场却冷眼漠视他们的生存境遇,限制他们往互联网拉客户进店。”彭海亮言辞激烈地表示,每个新生事物的成长,都会遭到旧势力的“绞杀”。

  在彭海亮看来,目前国内家居卖场巨头手握店面和客流两大核心资源,家居企业普遍处于弱势地位。“在可预见的几年内,传统家居卖场对于家居品牌的控制力仍然很强。但卖场普遍变革的热情不高,为数不多的几家触网家居卖场品牌虽然自建了电商平台,却缺乏整合资源的魄力和能力,基本是半死不活的状态。”他坦言,传统家居企业要做O2O,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便是家居卖场。

  对于夹杂在传统卖场、线上电商两大平台间左右为难的家装企业而言,有部分彻底选择了“逃离”卖场,将所有渠道转移至线上,其中尤以代工厂商为多。

  今年上半年,12家原帮宜家代工的家居生产企业联合宣布“倒戈”,抱团投奔阿里旗下淘宝、天猫等平台,寻找适合自己的电商发展模式,在业内掀起轩然。现在回头再看,这可能只是一波“逃离”大潮的开始。

  “双方资金、实力的巨大悬殊,注定了中小企业必须面对这些零售巨头的压制。要么继续忍辱负重,要么彻底决裂。”黑龙江耐力木业集团董事局主席、嘉宜美家居品牌发起人曹跃伟表示,长期以来,国内制造业一直处于为国外知名品牌做代工的阶段,为别人做嫁衣换来的只是杯水车薪。

  “家具原材料成本、人力成本和运输费翻倍增长,宜家采购价却一降再降,企业每年亏损500万元左右。”曹跃伟当时代表同行公然开炮称,他们曾经在天猫上做过活动来“试水温”,当时同样一个阶梯櫈在宜家的价格是99元,天猫是59元,后者短短十几天就吸引了3000张订单,这可能是宜家一个店一年的销量。

  记者注意到,目前淘宝、天猫上已经汇聚了大量来自广东、山东、上海、浙江、黑龙江等家装家居聚集地的商家,其中有曾为国外家居品牌做代工、OEM的企业,也有转型的自创品牌或为品牌做分销的企业。而阿里方面则称,他们对各行业垂直类目的商家提供了特定的业务规划,包括家装在内。但对于传统卖场是否会有不满抵触,他们不予置评。

相关文章

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

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